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李莫愁



話說當日黃藥師離開後,楊過,程英,陸無雙三人遭李莫愁追殺所幸天無絕人

之路,遇到被黃藥師逐出師門多年的小弟子馮默風



馮默風被逼出手,以燒紅的鐵錘迎戰!



一陣刀光劍影,眾人只覺得鐵錘絲絲熱氣直冒突然之間,馮默風叫道:「不打

了,不打了,你這樣子成不成體統!」獨足向後躍開半丈。李莫愁一呆,一陣涼風

吹來,身上衣衫片片飛開,手臂、肩膊、胸口、大腿,竟有多處肌膚露了出來,原

來衣衫抵受不住鐵錘的熱度,多處破損。



她是處女之身,這一下羞慚難當,正要轉頭逃走,突然背上一涼,又是一大塊

衣衫飛走。



楊過一直因為師門恩怨等種種原由,素來只把李莫愁視作一個心狠手辣的魔頭

,從未想過此魔頭也是女人,此刻見她有胸口破損處肌膚白皙嫩滑,乳溝深深,道

袍下擺隨風飄蕩時而露出修長的玉腿,渾圓天成。不禁心中一蕩,把她從頭到腳仔

細端詳起來。



此女想來也有三十好幾了,但是望去仍像二十五六,那健美豐滿,凹凸有致的

體型。



平時被道袍遮得嚴嚴實實,此時大部分曝露在光天白日下,看的楊過砰然心動

更兼劇鬥之下,嬌喘細細,胸口起伏不定,兩個豐滿的奶子似乎要從破損處擠將出

來。



當真是觸目驚心。再看到裸露的左臂上一點殷紅的守宮紗,心中大訝。



不禁尋思道:沒想到這魔頭細看下居然如此美艷,難得的是仍是處子之身!



他不知李莫愁自被陸展元傷透了心後,從此勤修武功,他古墓派武功本就講究

清心寡慾,隨著她修為日深,自持也就越強,雖然肉體豐滿成熟,卻往往能克制慾

望,更兼她寄情於殘酷的殺戮,對男歡女愛自然就考慮的不多!



此時李莫愁拂塵已毀,道袍破洞處處,羞憤難當下,無奈只得暫時退走!



楊過心中一動:她衣不蔽體,會去哪呢?



回頭對三人道:「馮前輩,現在大敵已退,多謝你的幫助。晚輩要告辭拉。」



「媳婦兒,程家妹子,在下有點自己的事要去辦一下,咱們就此別過。」



一溜煙的往李莫愁退走的方向追去!



楊過此時武功雖然比之李莫愁尚有不及,但是由於修習過玉女心經。



輕功卻是遠勝於她,不到半個時辰,便看到前面李莫愁飛奔的身影!



於是保持距離,不敢追近,前面飛奔著的可是江湖人人談之色變的女魔頭!



但依稀看到她裸露的背影,楊過心中又不禁一蕩,想要看清楚點,追的近了些





但見道袍迎風鼓舞,下擺筆直的隨風而飄,為了行動方便,李莫愁下體穿著緊

身的褻褲,但見一雙玉腿彈性豐盈,褻褲包裹下的渾圓玉臀似乎觸手可及!



楊過深感此行不虛。



此時天色漸晚,來到一處山區,不遠處但見炊煙裊裊,應是獵戶人家!



李莫愁朝炊煙冒起處直奔而去,轉過一個路口就見到一戶人家。



李莫愁想都沒想,越牆而入。只聽一聲:「什麼人!」



便再沒聲息,楊過雖早知李莫愁心狠手辣,但如此毫無來由的殺人,還是讓他

感到義憤填膺,若非明知武功不如,早就闖進去了!



此時只得在屋外樹上暫待不半晌,李莫愁出來了,換了身粗糙的農婦裝,繼續

前行楊過目送她前進的方向後!進屋轉了下,但見一男一女兩人倒在血泊中!



看來是對農人夫婦,更添義憤,朝死者遺體作了個揖發誓就算明知武功不如

,也不會輕易放過那女魔頭!



出門繼續朝李莫愁遁去的方向追去,他決定要找機會教訓這個魔頭!



出了農屋後,李莫愁本欲去找弟子洪淩波會合!但是身上那件農裝布料實在粗

糙!



但覺俏嫩的皮膚被粗糙布料越磨越癢,更兼初夏之夜,天氣悶熱,急速施展輕

功下,香汗淋漓。



正好途經一條小溪,她是愛潔之人,便停下梳洗一番!



雙腳剛浸入溪水,但覺清涼逼人,沁入肺腑,白天打鬥奔波而來的疲勞感頓時

消去不少。



環顧四周,荒山野嶺,夜半之時,想來無人!



這些天來奔波江湖,尚未有時間沐浴一番,於是乾脆把農裝脫了,只穿了條薄

綢緊身褻褲行至溪水深處,水深正好及胸。



浸在清涼的溪水中,耳聽夏蟲鳴叫,仰視皓月當空。頭腦一片清明!



似乎江湖遠了,爭鬥無意義,想想自己為了玉女心經,苦苦逼迫師妹師侄。





是有點無聊,她自己明白,縱算練成玉女心經,也未必就是天下第一!



更何況她自己明白自己事,當初因為陸展元移情別戀,芳心傷透的她一怒之下

遷怒天下男子。



認為個個負心薄倖,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感覺也漸漸的淡了。



想著想著,腦中浮現一張英俊的面容,那是楊過。她奇怪怎麼會突然想起楊過





仔細想來,楊過不但英俊瀟灑,風華正茂,更兼天資聰穎,進步神速!



與師妹真是一對璧人,想到師妹小龍女,突然止不住生氣起來:憑什麼師父總

是對她好一點?



憑什麼讓他繼承古墓派?我才是大師姐!憑什麼把玉女心經傳於她?我一樣是

冰清玉潔之身!



憑什麼連楊過都是她的?楊過!!我怎麼又想到這個臭小子?



這小子屢次壞我大事,下次見到,我一定不會手下留情!!!



就在這時,心中忽現警兆,這是出於一種一流高手特有的直覺,她感到附近有

人在窺視她!



作為女性的第一反應,她立馬雙手撫住胸部,大喝一聲:「什麼人!」



半晌沒有反應,那奇怪的警覺感也消失了,她想可能是這些天奔波江湖,過於

勞累了!



以至於警覺感產生失誤!不禁暗笑自己警覺性太高,以至疑神疑鬼起來!



再浸了會冰涼的溪水,想起還要去和弟子洪淩波會合,便欲起身像溪岸行去





就在此時,水下似有什麼東西纏住了李莫愁的雙腿,異變突起,但赤煉仙子畢

竟是高手雖慌不亂!雙手急運五毒神掌便向水中拍了下去,可惜她忘了水的阻力是

很大的,雙掌拍如水中!



勁力如泥牛入海,沒有起到絲毫作用,此時她已明顯感覺到抱住她雙腿的,是

一對強而有力的臂膀!



這時她才真正感覺到一絲慌亂,看來剛才的警兆確實是有人在旁!!!!



水下之人,當然就是楊過!!!!



原來楊過跟蹤李莫愁,本是出於義憤,想尋找機會給她一點教訓,雖然殺不了

她,也要讓她吃點苦頭來到溪邊,眼見她脫去農裝,露出一副絕世美艷的體態,當

真是歎為觀止雖然他也曾借陸無雙接骨之機,已經撫玩過陸無雙嬌嫩的少女之軀

,哪想得世間尚有另一種如此成熟的美態!



心中本能想著,我要把師伯美麗的身體壓在身下。



只覺能把江湖上人人懼怕的赤煉仙子壓在跨下肆意蹂躪,實在是一件刺激而又

香艷的事情!



想著想著,呼吸邊粗重起來,頓使李莫愁產生警兆,於是急切壓抑呼吸!



忽然靈機一動:師伯此時沒穿衣服,我何不遁入水下?



楊過小時在桃花島居住過一陣,雖然沒在那學到武功,卻學了一身精熟的水性





現在更是內功底子深厚,氣脈悠長,在水中閉氣半個時辰那是小事一莊!



於是趕到溪水上遊深處!閉氣臥於水底,順流而下。。。。。。。。。



此時因為楊過氣息全無,李莫愁自然再難生過感應,以為是自己多疑。



楊過順水而下,借助天上皓白的月光,他知道漸漸的接近李莫愁了,在約莫還

有一丈的距離處,他停了下來。



手腳扒住溪底的石塊,緩慢而行。。。。。。。



如同水中的鄂魚,向著獵物緩緩靠近,在李莫愁毫無知覺中,他已悄悄潛至她

的身前在她起身往溪邊的一剎那,他猛然伸出雙臂,牢牢抱住她的雙腿!雙手更是

環包著她圓潤而又彈性十足的豐臀!



李莫愁急忙下打出的兩下五毒神掌由於溪水的阻隔沒有起到絲毫作用,不禁開

始慌亂起來!



楊過只決手掌包裹的臀肉豐腴無比,雖然隔了一層綢制褻褲,仍然十分彈手





如此直接接觸女體,更是從未有過,一路行來,李莫愁道袍下的旖旎風光頻頻

在腦海重現!



此時想到觸手處就是師伯的豐腴的肥臀,不自禁的便揉捏起來。



由於他是正面緊緊抱著李莫愁的雙腿,自然埋首於兩腿根處,但覺口鼻所貼之

處如一小山丘微微隆起偏又溫暖柔軟,肉感十足,感覺十分想要吮咬一番,於是張

嘴伸舌一陣添吸!



李莫愁此時雙腿受制,五毒神掌無功而返,偏偏下溪沐浴,冰魄銀針沒有帶在

身邊。



此時她已清楚知道抱著雙腿的是個人了,正要尋思對策,突覺裹著肉臀的寬大

手掌居然使勁揉搓起來!



同時似乎有什麼在吮添著雙腿根處,從未被如此撩撥過的玉體陣陣酥麻,嬌軀

發軟的同時大腦一片空白!



要知李莫愁長這麼大,男人別說碰她,就算多看幾眼也會被她挖了眼珠!



當初和陸展元郎情妾意之時,也是克守禮法,沒有做出絲毫越軌的行為!



三十多年來從未有過男人觸碰過肉體,突然之間遭到一個陌生男人撩撥與揉搓

,快感陣陣的同時怎能不亂了方寸?



心中叫遭的同時,本能的扭動著下體,伸手想把水中正在吮吸自己三角地帶的

腦袋推開!



沒想到水中之人如老數盤根般緊緊裹著不放!偏生李莫愁嬌軀乏力,推之不動





此時李莫愁掙紮愈烈,惹惱了水底的楊過,輕輕往上一抬,李莫愁雙腳離開溪

底,失去平衡往後仰去!



沒來得及吸氣,李莫愁整個倒入水中,就在此時,李莫愁但覺制住下體的雙手

一鬆,那顆正在侵犯下體的可惡腦袋也離開了芳草淒淒的小山丘,趁此機會,李莫

愁急伸雙手護住下體,防止再被侵犯!



正鬆一口氣時,腰部一緊!本來如老樹盤根般纏著下體的手臂糾纏上來纏住了

腰部,同時一個強壯的身軀壓了上來制肘住護著下體的雙手!那本來吮吸著下體的

腦袋此時探首懷中,順便吮住了左乳!



更可怕的是一根滾燙而又粗壯的物事貼上了她的手背,她雖未經人道,但也知

這一定是傳說中的男人的陽物。



一驚之下雙手略微分開了一下,卻不知正中楊過之計,粗壯的雞巴隔著褻褲緊

緊的貼在了那尚未開墾的荒草地上!



適才楊過雖然拖了李莫愁下水,但深知自己武功和她尚有距離,真僵持久了

,水底中一招也不好受須得想法制住她的雙手,他從小詭計多端,此時稍露了點空

隙,果然李莫愁只顧護著自己的下體,再次入他彀中。



李莫愁武功雖高,但論力氣又怎及得上楊過這赳赳男兒,更兼雙手無法動彈

,完全處於楊過的控制中!



楊過知道李莫愁再無反抗的能力,遂在水中站直身來,將李莫愁豎抱在懷!此

時李莫愁才發現這個膽大包天的男人居然就是楊過!!!尚未來得及說話楊過已搶

先道:「師伯!被男人抱於懷中的感覺如何?」



李莫愁此時羞憤交加:「楊過,你快把我放下來!你這萬惡的小淫賊!」欲待

掙紮,無奈手腳被制著!



三十多年來從未被男人碰過的成熟肉體,此時一旦被撩起慾望,只覺陣陣酸軟

無力,怎麼還能還手?



楊過此時溫香軟玉在抱,壞壞的笑道:「今日我要代武林中慘遭你毒手的那些

人討一個公道!」



說完便埋首於李莫愁豐滿的雙峰中吮吸起來,嬌挺的乳房雖然成熟已久,但由

於從未經過採摘,如少女嫩乳般嬌艷欲滴,卻有少女乳房所沒有的豐腴肥美!此時

不知主人正遭受侵犯,無知的堅挺著等待楊過的吮吸,楊過含住乳頭,輕伸舌尖撩

撥著,李莫愁只覺快感陣陣猶如電流襲遍全身,粉紅色的乳頭已微微向上翹起,同

時淒淒芳草地被那滾燙粗壯的異物隔著褻褲用力的摩擦著,未經人道的她開始感到

恐懼,不知緊抱著他的雄健身軀下一步想幹什麼,不安的擺動著下體!本來併攏的

雙腿漸漸失去力量。



就在雙腿一鬆之際,楊過那粗壯的陽物已在雙腿的縫隙中一鑽而過,李莫愁只

覺如同燒火棍似一根異物緊帖著自己的下體,同時在腿根與嫩肉的夾縫中緩緩抽動

著。雖然隔著褻褲,她也以感覺出那物事的兇猛攻擊力。



嚇得他只得夾緊雙腿,首次放低語氣哀求道:「楊過,我是你師伯,你不能做

出這種有違倫常之事啊!」



「倫常?我師父我都要娶他做妻子,捎帶上師伯又有何妨?」楊過再次壞笑起

來。



「我楊過真是枉稱花叢老手,到今日方知道袍下師伯的身體是這麼柔軟美味

,哈哈,赤煉仙子,果然名不虛傳,今日我一定要好好的品嚐一下!」



說完繼續吮吸品嚐著李莫愁彈性十足的雙峰,只恨不能騰出手來揉捏一番李莫

愁只覺乳房上傳來的快感似乎要將自己融化,突然「啊」的一聲叫喚起來原來楊過

正在輕咬著已經非常敏感的如櫻桃般堅挺透亮的乳頭兇猛的陽具繼續在大腿根部肆

虐,同時它似乎已經不滿足這樣抽動那巨碩的龜頭一下又一下的衝擊著她隱秘的花

園,似乎在展示它強大的生命力般像要破開一切阻隔頂穿他綢質的褻褲進入體內





楊過腰部猛一用力,終於隔著褻褲擠開他的處女門扉溫暖柔軟的雙唇呈開放式

包裹著巨大的龜頭,雖然有綢布阻隔,楊過也感受到龜頭被花瓣包裹著的無比舒適

,挺動陽物貪婪的一次又一次擠壓著。



李莫愁只覺下體快感一絲絲的傳來,身體中再次有電流流過!



偏又有種幸福的感覺洋溢身心,似乎要被融化,內心隱隱希望楊過的大陽具繼

續深入。



此時突然覺得楊過左臂一鬆,酥軟的身體尚未有所反應,胸口要穴已然被楊過

點中,全身再也無法動彈!



楊過哈哈大笑,攔腰抱起他嬌美的身體朝岸邊走去!



皎潔的月光下只見李莫愁臉上泛起桃紅,偏又一臉憤怒狀的瞪著自己!



「千刀萬剮的小淫賊,我終叫你不得好死!!」李莫愁罵道!



楊過展露一個燦爛的笑容:「我美麗的師伯,你省點力氣吧。一會待師侄來教

你如何做一個女人,到時你欲仙欲死,必會後悔剛剛說過的話。」



此時已到溪邊,楊過撿了一塊乾淨而又清涼的大石,正好把李莫愁平放於上面





月光下,但見李莫愁潔白的身軀如同裹上了一層銀沙,豐滿迷人卻有帶點神秘

的吸引力,尤其是兩隻雪白粉嫩偏又珠圓玉潤的乳房,前面遭受吮吸的快感餘波還

在,粉紅色如櫻桃般的乳頭依然堅挺!



楊過此時終於能用自己的雙手細細品嚐那柔軟溫暖的觸感了,但覺彈性逼人

,禁不住一陣揉搓!



同時指尖拽住乳頭不停轉動,還不忘一邊讚歎:「真是暴殄天物,這麼一對珠

圓玉潤的奶子師伯你居然就任其裹在那寬鬆的道袍裡!」



一直過著禁慾生活的李莫愁如何受得了如此撩撥,成熟的肉體馬上有了反應

,乳頭嬌挺的同時,乳暈上蓓蕾矢起!



楊過此時已不滿足粗暴的揉捏,但見李莫愁嬌喘細細,媚眼如絲,偏偏強忍著

不肯叫出聲來,似乎尚未屈服!



忍不住附上前去,強行吻住她嬌艷的雙唇!赤煉仙子何曾被男人吻過,欲待拒

絕時,已被那矯健的舌頭強行擠入口中。



楊過貪婪的吮吸著那甜美的唾液,糾纏著柔軟的香舌,但覺肉香陣陣,極盡享

受!



李莫愁的臉頰越來越紅,不但雙唇被侵犯,敏感的乳房依然被粗暴的揉搓著

,楊過還不失時機的輕按她乳根穴帶給她更猛烈的刺激,乳頭已然充血到麻木,迎

風傲立,本來豐滿的乳房更見堅挺。



那漫長的一吻終於在楊過滿足而又粗重的呼吸下結束!



楊過呼吸著身下熟女特有的肉香,在李莫愁耳旁輕輕道:「我親愛的師伯,舒

服嗎?」



李莫愁閉目不語,喘息著想要平息內心被挑惹起的性感!



楊過見她不語,含住她精巧耳垂,輕輕吮添,繼而慢慢吻到脖子,最後落在那

已然通紅的乳頭上!



以舌尖輕添那美麗的乳暈,當添到第三遍時,李莫愁終於忍受不住撩撥,發出

一聲喘息般的呻吟聲!



楊過此時已然趴在她身上,右手依然粗暴揉捏把玩著彈性十足的雙峰,埋首其

間深深吮吸著她誘人的乳香!



左手向著芳草地侵犯而去,輕輕的隔著薄綢按上了兩片溫暖濕潤的嫩肉,緩緩

摩擦著!



李莫愁不由自主的發出陣陣消魂噬骨的呻吟。



楊過再不滿足於那褻褲的阻隔,便欲除去。



李莫愁此時防線全告崩潰,再也不敢強硬帶著哭聲苦苦哀求道:「楊過,放過

我吧」



卻不知楊過已如一頭發情的野獸,哪會輕易放過到口的肥肉!



苦苦的哀求只能令他慾念更熾!運勁一扯!



李莫愁身上最後一快遮羞布終於被輕易的撕裂了成熟性感的肉體毫無遮掩的曝

露在曠野中。



楊過貪婪抬起她雙腿,接著脫住臀部,把她曲身倒置過來!



自己跪了下來,李莫愁尚未明白他的意圖,嬌嫩的陰唇已經感受到楊過鼻孔噴

出的陣陣熱氣!



「不要!」李莫愁驚懼的叫到,但無濟於事楊過貪婪的吮吸著兩片肥美的陰唇

,並用牙齒輕咬靈活的舌頭挑弄著漸漸充血腫脹的肉芽同時雙手粗暴的揉捏著臀峰

以及蜜洞周圍的性感帶李莫愁終禁不住這直接的進攻,蜜洞汁如泉湧乳白色粘稠的

液體噴的楊過滿嘴滿臉楊過知道時機已到,放平李莫愁的身軀雙手於蜜洞口沾上濕

潤的愛液,示威般的塗弄於李莫愁豐挺的雙乳將其雙腿架於肩上,附身到李莫愁耳

邊輕輕道:「師伯嘴上說不要,其實想要得緊的呢!你不是一直想練玉女心經嗎

?小侄這就讓你親身體驗其中樂趣!」



李莫愁欲待說話,楊過已然封上她的香唇,挺舌進犯同時挺動陽具進犯她濕潤

的穴口,李莫愁苦於要穴被封,不能掙紮!



只覺粗大的龜頭蘸著蜜汁撐開穴口嫩肉,卻不急於進犯適才在水中,李莫愁雖

覺下體曾被此異物入侵過,但總因褻褲的阻隔,心理還好受些此刻真實的感覺到挨

著洞口龜頭輕輕摩擦嫩肉,嫩肉在不斷摩擦下,蜜洞受不了刺激繼續花蜜噴湧增加

了楊過磨合的快感楊過此時終於放開他攫取已久的香舌!



「得以一親師伯香澤,小侄真是不枉此男兒之身!」



李莫愁哀怨的看了他一眼,並不言語!



楊過欣賞著跨下美艷的胴體江湖豪傑人人聞之喪膽的女魔頭,此刻被自己壓的

有力難施成為跨下玩物,這種滿足的快感,真是莫可名狀!



「你不說話,小侄可要繼續進犯咯!」



忍不住腰部用力,繼續挺進,立時便感覺到處女陰道特有的緊迫感溫暖濕潤感

覺緊箍著堅硬的陽具,楊過頓覺魂飛天外!



挺進的陽具此時遭遇到處女壁壘的阻隔!



李莫愁再度發出陣陣呻吟楊過靜靜享受著陽物被緊緊包裹的快感漸漸覺得李莫

愁的嬌嫩的肉壁已經有點適應自己粗大的陽具了!



附身到李莫愁耳邊,輕咬耳珠的同時輕柔的道:「我美麗的仙子師伯,待小侄

來讓你變成凡人吧!」



說著深吸一口氣,猛的洞穿最後一道防線,粗大的陽物深深刺入蜜洞深處!



李莫愁只覺自己兩片豐滿的臀肉似要被侵入身體的異物強行分開忍不住發出一

聲聲嘶力竭的尖叫,宣告她守了三十多年的處子之身的破裂!



無比的絕望和羞恥感襲上心頭,兩行清淚終於順著眼角汩汩而下!



然而痛苦是短暫的,隨之而起的一股充實而又極度舒爽的感覺襲上心頭!



只覺體內滾燙的巨物脈動著填充了她處子蜜穴的每一寸空間!



楊過低頭細看跨下尤物幾個時辰前,她還是江湖上不可一世的女魔頭,現在自

己卻能強行佔有了她的處子之身,馳騁鞭撻她美麗的身軀看著身下的李莫愁哭得梨

花帶雨,楚楚可憐,忍不住低頭吻了一下她秀美的臉龐,輕聲道:「師伯勿要怪小

侄,誰讓你自己是如此的美味可口,是個男人都會忍不住想要品嚐一番!」



楊過感受著整根陽具被處女窄小陰道包裹著的緊密的快感感覺濕潤的肉穴已經

漸漸適應了起來,於是挺動陽具緩緩抽動適才被蜜汁塗抹的雙乳,雖然有了一斷喘

息的時間,卻依然迎風傲立腫脹如紅櫻桃般的乳頭接受了蜜汁的滋潤看起來似乎更

加可口楊過忍不住又附身含住一粒櫻桃,唇齒輕咬吮吸著,陣陣興奮地嚶囈呻吟聲

,終於從李莫愁口中傳出。



楊過知道美艷的師伯終於屈服於自己的淫威之下,開始享受男歡女愛的樂趣征

服的快感頻頻襲來,不自禁的挺動小腹加快了抽查的速度與力度每一次抽查都如電

打雷擊般直入花心深處粗大的陽具在蜜洞深處進進出出李莫愁初經採擷,嬌嫩的肉

壁一上來便迎接如此狂風暴雨般的攻擊!



更兼楊過不住挑弄他已然鼓脹欲裂的豐乳,上身下體兩股快感交錯著頻頻襲上

心頭經歷了約莫一盞茶十分,楊過半跪著猛的附身把她嬌軀抱起,讓她雙腿纏繞在

自己腰部此時李莫愁全身的重量都壓在巨大的陽物上,本來已經插入很深的陽物隨

著這一下巨大的衝刺又頂入更深處!李莫愁終於熬不住這巨大的刺激感,「啊」「

啊」淫叫的同時肉壁急劇收縮,同時大量花蜜湧出噴灑在楊過軒昂的龜頭上!



楊過知道她第一次高潮了,享受著肉壁收縮給自己帶來的巨大快感,控制著元

陽不讓其外瀉。



他才不想就這麼過早結束征程,如此美艷的尤物一定要物盡其用!



看著懷中的李莫愁閉目享受著快感的餘波,想起其師伯的身份,不禁又是一陣

興奮!



輕柔道:「我的仙子師伯,做凡人的滋味舒服嗎?」



李莫愁此時身心雖已被他攻佔,但到底還保留了一份矜持。



以為魚水之歡已然結束的她,閉目含羞道:「小壞蛋,還不把我放下來?」



楊過瞧著他誘人的模樣,忍不住再次攫取他的紅唇,一陣貪婪的吮添!



同時喃喃道:「咱們的周公之禮尚未行完,小侄豈能半途而廢?」



尚留在她體內的陽物覺得緊繃的肉壁稍微放鬆了點,知道她高潮已經漸漸平息





由於李莫愁不能動彈,楊過雙掌托住她彈手的豐臀,一托一放,同時腰部用力

繼續緩緩抽插起來!此時抽動雖然沒剛才那般激烈,但融合了李莫愁體重在上的力

道巨碩的龜頭每一次都深深頂進蜜穴最深的地方隨著這深層次的不斷媾和,李莫愁

剛剛才有所平息的欲焰被再度點燃!



楊過更是雙手不挺揉捏那和乳房一樣呈半圓型的豐腴得似乎能擠出汁液的臀肉

,增加著器官合體的快感!



月光下只見李莫愁星眸微閉,櫻紅的小口不斷吐出如蘭的仙氣,並夾雜著輕哼

般的淫啼。



忍不住又一次捕獲他溫軟的紅唇,貪婪的呼吸著她口中仙氣,吮吸著她甘甜的

口液,並且攪動舌頭互相纏繞著!



同時用左手托住他的豐臀,右手再次大力的捏握她鼓脹的乳峰,健壯的手指用

力搓揉她發脹的乳頭!



滾燙的陽物每一下都粗暴的戳進李莫愁子宮的最深處!被蜜汁充分濕潤的肉壁

緊緊箍裹著肉棒!



李莫愁此時只覺渾身欲仙欲死,那滾熱粗壯的陽物每一下戳刺都似直接戳到他

內心深處撕破他的貞潔和矜持,她覺得自己如同一隻發情的母獸享受著這野外媾和

的快感!



「晤。。。。。!」楊過挺動靈舌瘋狂的卷饒著她的香舌吮吸著,右手如蹂躪

般瘋狂捏壓著快要脹裂的乳峰,左手五指深深掐入豐盈彈性的臀肉中,同時運起全

身勁力猛的一插,粗暴的龜頭深深插入子宮的最深處。



李莫愁再也受不住這四方位暴烈的刺激,粉嫩的陰壁再次劇烈收縮,緊緊裹住

楊過整根粗熱的陽具!



夾得楊過欲仙欲死的同時,終於龜頭一酥,灼熱的元陽噴灑而出,澆灌入李莫

愁那處女的貞潔之地。。。。。。。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